这个节目非常强大,张艺谋说他没有天赋,李宇春质疑他的偶像。

各种类似的真人秀和各种类似的综艺节目正蜂拥而至。我不知道你是不喜欢这个过度娱乐的时代还是同样娱乐风格的综艺节目。 所以我们为你找到了一个综艺节目,就像藏在深山里的一个干净的综艺节目。 早在2016年,“13个邀请”和“13个邀请”的节目就开始无声无息地进行。这些节目的制作人如此任性,以至于他们没有公布、推销或者最重要的是,没有定期更新它们。 这个程序只是在等待喜欢独立思考的人去发现它。 之所以称之为“13邀请”,是因为该项目旨在每季度邀请13名在不同艺术行业扮演模板角色的个人,与他们进行思想对话,了解他们对这个时代、这个国家和这个社会的看法。 主持人:许知远 不,应该说他是一个对话者,他是一个作家,但是在作家界的眼里,他也是一个有很大争议的人。 他批评韩寒是平庸的胜利。他还开了一家书店,只卖他喜欢的书。 在他24岁开始他的第一部作品《那些悲伤的年轻人》(those sad young people)并正式进入作家行业后,在过去的20年里,他仍然对这个时代和社会持怀疑态度。 从第一季开始,包括逻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姜文、张艺谋、张楚、贾张克、俞飞鸿等人在内的13位受邀者都是在各自领域取得成就的人。 与许知远交谈后,罗振宇说:与许知远相对,你会觉得你有说话的欲望,因为你知道他能理解他是否同意。 什么是真理?真理不会用生命的外衣让你的生活变得光明。尤其是明星,需要在公众面前保持自己的完美——但是没有人是完美的,即使是圣人。 因此,许知远和《十三号请柬》可以剥去这些名人的活衣服,从里到外向我们展示名人的真实思想。 在许知远和姜文的对话中,姜文说他当导演的原因是因为他认为他们在电影中不好看,所以他决定我要拍一部。所以他有“晴天” 姜文谈到《让子弹飞起来》时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观众会误解我这么多。我没有讽刺或夸大其词。我很惊讶地看到一些文章过度解读子弹飞行。” 事实上,为了取笑,有时许多导演在作品中没有表达任何东西。对“让子弹飞起来”的过度解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张艺谋已经成为一名在一些观众眼中已经失宠的导演。观众总是喜欢把他近年来的作品和以前的作比较。 坦率地说,张艺谋实际上是在某种意义上开启中国商业电影时代的先驱。 在节目中,张艺谋真诚地透露,他从头到尾都相信自己是一个没有天赋的人。他钦佩王家卫的敏锐反应和洞察力。他只能后天努力学习来激发自己的技能。 他声称他塑造和创造的能力是无与伦比的。 事实上,张艺谋今年发布的从《英雄》到《影子》的造型和电影色彩的运用,证明了他仍然是一个站在神坛上的人。 然而,他也在节目中强调,不管留下什么作品,它们迟早会被这个发展中的社会遗忘。 该节目还邀请了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一个拥有如此大的大脑和如此前卫的导演,如《盗梦空间空、《星际穿越》和《致命魔法》,在没有电子邮件甚至手机的情况下生活。 我们都知道,失去电子邮件和手机这两样东西,就像失去了与这个快速变化的世界的联系。 但是克里斯托弗诺兰说,许多人使用技术做琐碎的事情。我只考虑工作以外的事情。 马东说:我是一个有悲伤背景的人。 尽管他有着优越的家庭背景和外界的期望,但他已经成为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和娱乐节目的制作人。 然而,在与许知远的对话中,他谈到了从主流到娱乐,其间他经历了太多的悲伤。 李丹还说:我梦想成为一名精英,但我在社会上的经历让我放弃了梦想,转向公共娱乐。 李丹在节目中还反复强调我是一名艺术家,我想赚钱,我沉迷于在节目中说实话,但我很快就会被公众抛弃,失去赚钱的机会。 这真是一个非常好的节目。你可以看到这些名人的真实自我。 例如,你可以理解,林志玲之所以被称为凌志修女,不仅是因为她美丽的外表,也是因为她从小到大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中培养出来的智慧之美。 她的谦虚不是做作,而是知识的内涵 许知远也是一个很好的对话者。他总是能够用自己的问题来吸引客人表达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李宇春在节目中透露,如今娱乐偶像越来越便宜了。似乎任何人都可以被称为偶像。她曾经不喜欢被称为偶像。她渴望了解自己,寻找自己的界限。 在第13次邀请中,你可以感觉到这些人能够取得成就的原因是他们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思考自己在这个时代和社会中的意义,同时对这个时代和社会持怀疑态度。 引导观众带着偏见和怀疑看世界,提醒自己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是“十三个邀请”节目的最大意义 因此,在这个快速发展和虚无的时代,在这个娱乐走向死亡的时代,享受这样一个干净的流动不是很美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