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康佳:房地产税应该放宽,以免除住房单位

时代周刊记者胡天翔在三亚说,“房产税要多久才能实施?””如果房地产税太高太严格,会导致抛售吗?””小产权房会成为房产税的非法场所吗?”8月7日,在2019博鳌房地产论坛现场,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康佳接受了时代周刊等媒体团体的采访。 康佳,财政部金融科学研究所前所长,是业内公认的金融和税收专家。 “作为一名研究员,我一直强调房产税改革势在必行。要走向现代社会,中国必须建立现代市场经济体制和现代税收制度。 现代税制必须按照中央政府的要求逐步提高直接税的比重,而提高直接税比重的制度建设不能回避如何引入和优化房产税的改革问题。 康佳认为,房产税有利于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它的改革是不可避免的,但也是改革的“硬骨头”。 在回答如何征收房产税的问题时,康佳指出,如果要征收房产税,就必须扣除,不能按人均多少平方米扣除。 根据人均多少平方米,当家庭成员改变时会有很多麻烦和尴尬的情况。 “你能不能按数字放松一下,如果简单地说扣除第一套房会导致离婚潮 最初的框架能更宽松吗?单亲家庭扣除第一套房,双亲家庭扣除前两套房。通常,家庭从第三套房征税。 ”康佳建议道 在采访中,康佳特别强调,小产权房是开征房产税过程中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 “小产权房需要整理。不能说一切都重要,也不能说一切都不重要。” 分类一旦确定,效益的实现就可以逐步完成。 一次兑现不一定清楚,但必须一劳永逸地解决。 ”康佳继续说道 (问:《泰晤士报》周刊答:康佳)房产税应该免税单位问:在中央政府“住房和生活不投机”的背景下,“一城一策”成为核心政策逻辑 对于房地产市场的下一步监管,你还有什么其他建议?答:从以前的“一刀切”到“一城一策”,逐步优化房地产市场监管政策是非常必要的 “一城一策”就是承认市场是分割和多元化的,被称为二线城市。情况也可能大相径庭。 对于房地产市场的下一步监管,我强调我们不仅要把线划分成城市,还要把地块划分成区域。 例如,在北京和通州、燕郊等五环内,你无法与大兴、延庆等物业相提并论 因此,如果进一步细化“一城一策”,可能需要将其划分为多个区块,还需要具体的定制对策。 问:你刚才提到房产税有助于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但是为什么房地产税讨论了很多年却没有实施呢?答:对房产税的实施有许多不同的看法。 具体来说,我总结了四个方面:第一,其最终产权是否构成障碍;二是土地租赁收入和房地产税两种收入是否有重复征收;第三,开征房地产税和税基评估是否特别复杂?第四,在现实生活中,如何解决小产权房的技术问题 至于房产税最终能否实施,有必要把各自的论点放在一起,让大家理性地讨论,看看谁能说服谁共同推动这一制度的建设。 问:你打算如何征收房产税?我最普遍的说法是,我面前必须有一个免税单位。如果免税单位不容易按人均金额处理,则应在年初设定。最可接受的是扣除单亲家庭的第一套和双亲家庭的前两套。这没问题,这等于潘石屹过去说的,从第三套房开始。 房地产仍然具有白银时代的特征q:万科在今年3月发布的《致股东的信》中提到,中国目前的房地产市场仍然是白银时代。你怎么想呢?你可以这样想。在黄金时代,进入市场后很容易赚钱。你可以唱首歌。 但是谈到白银时代,你必须放轻松。尽管你的投资仍然有很好的回报机会,但它不是顶级的。进去后,你将不得不赚得更多,赚得更少。 白银时代有了一定的黄金含量后,根据竞争法,利润率应该回到一般水平。 如果说它是真实的平均利润率水平,那就是黑铁相对成熟的时代。该行业仍将存在和运营,但你不应该期望在任何时候都有超额利润。 问:你同意万科的观点吗?答:我觉得从表面上看,它确实具有白银时代的特征,而且它未来的演变也接近黑铁时代。 但是应该更加注意“冰与火” 我们可以看到物体是在火边还是冰边。只有具体的分析才有意义。最普遍的白银时代或黑铁时代本身并不对应如此复杂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