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销售顾问!汽车销售欺诈将以这种方式被识别

本文引自中国上海司法智库(微观信号:司法智库) 为便于网上发布,最高人民法院第17号指导性案例中删除了脚注“张莉诉北京合力华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销售合同纠纷案”(以下简称“第17号案件”),以明确隐瞒汽车销售中使用或修复的事实构成欺诈。 虽然指导性案例不是直接的法律渊源,但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各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在基本案件和法律适用方面,与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性案例相似,应当参照相关指导性案例的判决要点进行判决。” 地方法院考虑同一案件和同一判决的一般公正性,追求法律稳定性和可预测性,降低上诉法院减刑和发回判决的风险,并倾向于遵循案件的指导来判决案件。 判决要点:欺诈认定规则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11月8日发布的第17号案件基本案情是:原告张莉向被告北京合力华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力公司)购买了一辆新雪佛兰轿车。买车后,人们发现这辆车在销售前已经修好了。项目包括右前叶板喷漆、右前门喷漆、右后叶板钣金、底部大侧扣更换、燃油箱门和前叶板灯总成等。 合力公司提供的车辆移交表备注栏中写道:“添加1/4机油,车辆右侧用金属板喷涂进行维修,并按约定价格出售。” 然而,这份名单由合力公司保管,张莉手中没有。 张莉说,当他签署移交表格时,他没有写“这辆车的右侧有钣金喷漆维修,将按商定的价格出售” 本案判决的要点是,如果汽车销售者承诺向消费者出售一辆尚未使用或修理过的新车,而消费者在购买后发现这是一辆已使用或修理过的车,并且销售者不能证明他已履行通知义务并得到消费者的认可,这就构成销售欺诈。消费者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要求销售者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认定汽车销售欺诈的规则应符合以下三项 汽车销售商答应出售一辆新车。 汽车销售合同的标的物应当是新车,而不是修理过的或用过的汽车。 这是应用第17号案例识别销售欺诈的先决条件。 如果合同规定要出售的车辆被使用或修理,卖方已清楚地告知车辆的真实情况。或者在二手车销售中,卖方隐瞒了汽车的真实里程、交通事故、修理等情况。,不能直接参照17号案件判决。 2.消费者发现汽车在购买后被使用或修理过。 使用或修复了什么,裁判点没有做进一步的抽象总结,而是在基本案例部分列出了一些具体事实 在第17号案件中,张莉购买的车辆在运输过程中由于刮板、右门和其他部件上的刮痕而被油漆和金属板修理,法院认为已经修理。 裁判指出,这些外部损坏的修复被视为已修复,因此,如果损坏范围和程度等于或超过此限制,也应被视为已修复。 使用时,应具体指以消费为目的的驾驶,不应包括车辆生产和销售中的正常运输和过境行为。 在实践中,有些人认为修复车辆外部的部分损坏并不影响车辆的实际使用功能,也不构成欺诈或仅构成“部分欺诈” 这种观点似乎不符合指导性案例所确定的判断要点,其使用和维护也没有以实际使用功能为判断标准。 对消费者来说,从发现到证明都很难证明欺诈。 对卖方来说,通过说出汽车使用和维护的真相,很容易避免巨额赔偿。 因此,从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充分发挥法律预测、指导和评估功能、维护公平贸易的角度来看,不支持所谓的“局部欺诈”是恰当的 3.卖方不能证明他已经履行了通知义务并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 隐瞒构成欺诈,因为卖方违反了通知义务。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在交易信息中的弱势地位做出了具体而详细的规定。 卖方对这一事实负有举证责任。 使用或维修争议车辆时,不清楚卖方是否履行了告知义务,卖方应承担不利后果。 在第17种情况下,合力公司提供的车辆移交验收表上的备注栏写着“该车辆的右侧用金属板喷涂进行维修,并以商定的价格出售” 表格上的签名确实是张莉签字的,但张莉表示,签字时备注栏中没有这样的备注,交货单由合力公司保管。 法院认为,验收证书不足以证明张莉以前了解车辆维修,并且合力公司已经履行了通知张莉缺陷的义务。因此,合力公司被发现有欺诈行为。 区别技术:车辆维修的事实认定在司法实践中,判断车辆是否已经修理是判断欺诈是否成立的关键事实,也是争议的主要焦点之一。 第17号案件将机动车门和门板损坏后的涂漆车身修理作为新车出售,并认为已经修理。 然而,汽车销售前的所有修理是否都可以被视为修理过,在什么情况下修理过,在什么情况下不能参照使用,都涉及到事实认定的区别技术。 例如,在黄月堂与温州胡新利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销售合同纠纷一案中,虽然原告黄月堂要求以第十七号案件为参照,但二审法院采用类比推理的方法对案件事实进行了分析比较,认定该案件不同于第十七号案件,不应参照适用。 通过对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的理由和不同结论的分析,可以看出法院是如何比较和排除指导性案例的适用的。 基本情况:2015年3月31日,黄月堂从索尼老虎公司(Sony tiger company)购买了一款路虎运动版,这款车产于英国,售价104.8万元。 合同明确规定,合同中提到的汽车是指汽车销售企业销售的新车。 2015年4月1日,黄月堂全额交款,胡新利公司送货上门。 2015年6月4日,黄月堂与胡新利公司预约维修时,发现胡新利公司在交付前,即3月29日,由于涉案车辆的齿轮杆断裂,更换了齿轮杆、变速箱模块和齿轮杆周围的线束,但没有通知黄月堂。 一审法院认为,操作员将变速器控制模块更换为“已修理” “如果卖方承诺出售新车,他不能证明他已将更换变速器控制模块的相关事实告知消费者,这构成了消费者欺诈…本案与第17号案件中描述的情况非常相似,可以作为参考。 事实上,一审法院将第17号案件中变速器控制模块的更换与油漆和金属板进行了比较,依据的是指导性案件中的“修理”事实。 涂漆车身是车身的外部维护,尚未影响车辆的实质性功能。变速箱是车辆内部机械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换变速箱控制模块会对车辆的实质产生更严重的影响。因此,车辆被认为是“修理过的” 二审法院认为,卖方通过PDI进行的修理(PDI(交付前检查)程序不属于合法修理。 胡新利公司根据行业惯例和汽车制造商的要求,进行PDI操作,更换变速器控制模块。相关操作已进入路虎的全球系统。其未能主动告知消费者相关信息是一种理解错误,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但不存在故意隐瞒的主观恶意,不构成欺诈。 因此,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不同于最高人民法院第十七号案件,因此不宜将本案交由本院审理”。 在第17号案件中,涉案车辆在运输途中被刮伤…这种修理不在业内普遍认可的PDI程序范围内,修理后的车辆也不再在业内普遍认可的新车范围内。因此,经营者没有告知消费者购买的车辆是由于运输途中的划痕而被修理的,主观上故意隐瞒真实情况是恶意的,从而构成销售欺诈 但是,如前所述,本案与最高人民法院第十七号案件不同。原法院参照第17号案件不当处理了该案件,并予以纠正。 最后,二审法院通过比较第17号案件中”已修复”这一关键事实得出结论,争议车辆未得到修复,排除了指导性案例的参考应用。 不难发现,尽管第17号案件使抽象的“欺诈”概念相对具体,但法官自由裁量权的行使和法官的推理义务在类比推理中仍然是不可或缺的。 只是指导性案例包含了类型化思维,增强了字面意义对不确定概念的解释力。 适用时,概念的解释不应偏离字面意义和案例事实的解释 根据17号案件的事实和判决要点,在判断车辆是否“修理”时,至少应考虑以下因素 1.汽车出厂后是否进行了修理? 出厂后,整车都有合格证,标志着新车生产和流通的合法完成。 制造商在生产过程中造成的损坏会得到修复,因为它们发生在新车生产完成之前,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维护。 但是,卖方进行的修理不同于汽车制造商进行的修理,应被视为法律上的修理。 对于卖方通过PDI计划进行的维护是否属于指导性案例中的维护,实践中存在不同意见。 有些人认为出厂后的维修,无论是否经过PDI程序,都应被视为维修。否则,卖方可以将所有质量问题纳入PDI,以杜绝欺诈的适用,这不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 也有观点认为,PDI是汽车销售行业的惯例,卖方已经得到制造商的授权进行修理,其效果相当于制造商的修理,不属于修理。 PDI确实不同于供应商的一般维护。但是,如果车辆没有通过该程序被告知存在欺诈性主观恶意、损坏的原因、修理行为是否得到制造商的授权、是否符合行业惯例以及修理部件是否是车辆的重要部件等。应该全面考虑。 2.维护是否客观真实 案例17中所指的修理是真实客观的,主要是指车辆的物理修理,不应包括文书错误或操作错误以及其他记录错误。 例如,在“魏韦德、郭志美、重庆万博汽车有限公司关于产品销售者责任的纠纷案”中,车辆用户手册错误地记录了他人的信息和车辆维修的开始时间。原告认为这辆车被使用过,但法院发现用户手册中的记录确实是由个别工作人员的”飞机票”造成的操作错误。这辆车既没有售出,也没有维修或保养。 在此基础上,法院裁定本案不同于第17号案件,不能支持原告关于指导性案例的主张。 3.维护项目对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有重要影响吗 消费者有权了解自己购买和使用的商品的真实情况,并有权在购买商品时独立选择商品。 总体而言,消费者保护立法正在扩大消费者知情权的范围,并教导经营者更具体的披露义务 隐瞒修复的事实应足以影响消费者作为判断标准的独立选择,排除明显较小甚至可以忽略的缺陷修复。 以1996年美国宝马油漆案为例。在初级法院对宝马北美公司做出高达4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后,宝马公司向美国高等法院提起上诉的主要原因是“命令赔偿数百万美元的无形油漆缺陷不仅不公正,而且违反宪法” 为此,法官引用了正当程序条款,并指出:”惩罚性赔偿的数额应足以阻止被告今后的类似行为”,从而为类似案件确立了三项原则,充分考虑了被告行为的惩罚性或可谴责性、受害者的实际和潜在损害、惩罚性赔偿的数额以及实际制裁的可获得性。 对于重大缺陷的修理,如重要汽车零部件的更换和外部橡胶损坏,消费者知道后不会购买,应视为指导案例中所述的修理。 对于小的缺陷修理,例如更换汽车内部装饰的一部分,修理汽车弹簧、螺钉、座椅罩等。根据一般的社会认知,对汽车的购买产生重大影响是不够的。在这种情况下,修理不应属于指导性案例中描述的修理,这不构成欺诈,但仍可能侵犯消费者的知情权。 举证责任:欺诈举证责任的分配双方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或反驳另一方主张所依据的事实。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承担举证责任的一方承担不利后果。 主张变更、解除或者解除合同关系的一方应当对导致合同关系变更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 在此基础上,第17号案件对构成欺诈的举证责任分配作出了具体规定 适用17号案件判决要点需要证明的法律事实包括:(1)卖方承诺出售新车(尚未使用或修理);(2)消费者购买后发现使用或维修过的;(3)卖方已履行通知义务,并已获得消费者认可。 首先要证明的事实是,消费者需要证明新车是根据合同出售的。 证明消费者可以通过汽车销售合同提出索赔。 大多数销售合同将标有相关信息,如车型、款式、排量、发动机号、里程等。以区别于二手车销售。 对于第二个需要证明的事实,消费者应承担购买后发现车辆已被使用或修理的举证责任。 消费者应当在购买后的检验期内检验标的物的质量,并及时将质量缺陷告知卖方。 对于隐藏的缺陷,应在合理的时间内提出异议 汽车交付使用后,卖方失去了汽车的实际管理和控制能力,在使用中也存在交通事故风险,因此卖方不再承担举证责任。 消费者应当证明汽车已经使用或者修理过,并且使用或者修理是在汽车销售前形成的。 如果汽车在出售前就卖给了其他人,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它就不再是新车了。汽车出售前发生了一起碰撞事故,还进行了油漆、金属板等修理。 卖方也可以证明汽车中没有这种情况来反驳消费者的观点。 但当真相不明朗时,消费者应该承担不利后果。 对于要证明的第三个事实,当确认汽车已被使用或修理时,举证责任将转移到卖方。 卖方需要证明他已经履行了通知的义务,并且已经被消费者批准为消费者声称的欺诈行为辩护。 如果卖方能够证明他已经以书面或口头的形式将情况通知了消费者并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则不构成欺诈。 通常,对于已经使用或修理过的汽车,在销售中会采取明显的折扣、优惠和其他促销措施,消费者会得到明确的通知。 在第17号案件中,尽管销售订单是由张莉签署的,但销售订单保存在卖方处,张莉声称签署时没有看到标签。法院认定卖方不符合证明标准。 如果卖方不能证明这一点,他可以被视为犯了欺诈罪。 在司法应用中,需要证明的三个事实一一上升。只有当消费者证明了要证明的前两个事实时,要证明的第三个事实的举证责任才会转移到卖方身上。 如果消费者不能完成前两项举证责任,法院将不会支持他们的主张。 在“程玉刚与四川城市汽车置业有限公司销售合同纠纷”一案中,汽车售出后,发现挡泥板表面喷涂了油漆,但无法确定油漆形成的时间。 因此,原被告持有不同意见。原告声称被告在汽车销售中犯有欺诈行为,并要求三倍赔偿。 被告认为在销售前不能证明绘画时间,所以他不应该承担责任。 基本案例:程玉刚与销售公司于2015年12月16日签订“新车购销合同”,以590,900元购买一辆黑色大切诺基3.6升越野车 2016年1月27日,经四川西华机动车司法鉴定所鉴定,认为争议车辆的左后翼子板和右后翼子板的表面可以在重新涂漆后确定。 但是,至于绘画时间,法院要求鉴定单位不能鉴定,目前没有单位可以鉴定。 原告程玉刚请求法院参考第17号案件的申请 然而,在判决中,法院没有接受原告的请求,理由是“指导性案例表明,如果双方发现新车不是新车,就应该退款。不同之处在于,指导性案例发现卖方卖掉了汽车并修理了它。” 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找出争议车辆的喷漆时间是在车辆交付之前还是之后。本案的判决属于举证责任的分配,在此基础上确定和判断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 “法院的裁决符合第17号案件中确立的举证责任分配规则。当无法确定油漆汽车的时间时,消费者应承担举证责任,欺诈行为也无法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第17号案件中确定的举证责任分配规则仅适用于汽车欺诈销售,不同于一般产品质量责任的确定。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三条第三款规定,消费者在收到商品或者服务之日起六个月内,发现经营者提供的机动车、计算机、电视机、冰箱、空调、洗衣机或者其他装修服务等耐用商品存在瑕疵的,经营者应当承担纠纷的举证责任。 因此,如果消费者要求卖方在六个月内承担一般产品质量责任,卖方应承担举证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