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美国工作会谈“消失”?

八个月后,朝鲜政府和美国政府恢复了正式的工作会谈。

然而,会谈开始八个半小时后,朝鲜和美国都声称他们带来了一个新的计划,但对方没有改变其现有立场。

当地时间10月5日,在斯德哥尔摩利丁岛郊外的一个会议中心举行的会谈破裂了。

“我们认为,美国方面实际上并没有准备好与我们谈判。

朝鲜谈判代表金明吉(Myong gil Kim)在会谈后公开表示,他建议双方暂停会谈,并“在年底前重新考虑”。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Otegas)后来回应称,金明吉的言论与事实不符,但美国愿意继续与朝鲜谈判。

目前,瑞典外交部已经邀请双方两周内在斯德哥尔摩再次会晤,美方已经接受,并期待朝鲜代表与会。

不同于双方发表公开声明的紧张气氛。外界认为,朝鲜和美国的关系在不久的将来实际上发展良好,但下一个“金泰顺”的前景仍不明朗。

《纽约时报》透露,华盛顿官员正在努力“在不放弃太多制裁的情况下,如何让朝鲜重返富有成效的谈判”。

特朗普的“新计划”并不令朝鲜满意尽管“新计划”的内容尚未公开,但会谈中的美国首席代表、美国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Stephen Bigan)在前往斯德哥尔摩之前明确表示,他将放弃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一年坚持的“一步到位”无核化提议,采取“一步到位”的无核化计划。

朝鲜代表金明吉(Myong gil Kim)在会谈开始前也发表了积极言论:“美国发布了新信号,因此对会谈前景持乐观态度。

《纽约时报》援引美国政府内部消息人士的话说,“新计划”之一是寻求放松一些制裁,以换取朝鲜冻结其核计划。

在2018年6月的第一次“黄金会议”上,特朗普政府未能说服朝鲜首先签署“冻结协议”,美国认为这是美朝会谈中的一个“关键缺陷”。

另据报道,美国谈判小组将“呼吁联合国暂停对朝鲜煤炭和纺织品的三年制裁”,以换取朝鲜关闭其主要核设施并停止燃料生产。

这确实更接近朝鲜此前公开的立场。

在2月28日河内金大中会议破裂之前,朝鲜第一副外长崔桑姬代表金正恩提出了最终计划:关闭宁边核设施以换取解除制裁。

然而,当时美国指出,朝鲜的核设施不仅位于宁边,而且这不足以解除所有制裁。双方立即分手了。

除了在“关闭核设施”问题上的分歧之外,朝鲜和美国还没有就美国应该采取何种对等措施来换取无核化的“第一步”达成一致。

根据美国媒体披露的“新计划”,美国只愿意利用联合国停止对出口“煤纺织品”等少数朝鲜商品的制裁,以换取朝鲜冻结或关闭其主要核设施。

然而,在之前的会谈中,朝鲜坚持认为,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五项制裁应该解除。

这些决议禁止朝鲜出口的产品总量约占其出口总收入的90%。

在10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透露,美国不仅在会谈中提出了“无核化的新计划”,还试图讨论朝鲜半岛其他悬而未决的问题,包括朝鲜战争的正式结束等。,但美国政府没有透露朝鲜代表的回应。

10月5日工作会谈破裂后,朝鲜代表金明吉(Myong gil Kim)明确表示,“只有威胁我们安全和发展的所有障碍都被彻底清除,朝鲜半岛才能实现完全无核化”,这表明朝鲜仍不满意特朗普政府“新计划”中的无核化对等措施。

然而,朝鲜对经济互惠措施的要求也超出了韩国的底线。

韩国外交部长姜京浩在10月2日的议会听证会上透露,韩国“将认真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的制裁,直到无核化进程取得实质性进展”。

这表明,尽管文在国政府的立场比美国更加灵活,但韩国方面不接受在现阶段取消所有联合国制裁的计划。

金明吉(Myong gil Kim)的最新声明还透露,朝鲜政府也反对“新计划”中的安全措施。

他指出,自去年6月以来,美国重启了韩美联合军事演习,并在朝鲜半岛部署了先进的战争装备,“公开威胁朝鲜的生存权”。韩美联合军事演习是美国总统亲自承诺停止的

在这种背景下,朝鲜已明确表示不相信其对美国代表的承诺。

朝鲜劳动党官方报纸《劳动新闻》(Rodong Sinmun)在10月2日发表的一篇社论中指出,“在不断相互威胁和煽动紧张的同时谈论‘对话’和‘信任’,是一场脱离常识的欺骗性闹剧。

“另一方面,朝鲜最近也频繁采取军事行动。

经过多次短程导弹、大口径火箭发射器等新型武器的测试,朝鲜于10月2日在东海远山湾海域成功测试了新型潜艇弹道导弹北极星3号(Polaris 3),引发了西方舆论的震惊。

朝鲜《劳动新闻》(Rodong Sinmun)4日宣布,“北极星3号可以选择自己的发射场,射程超出想象,可以进入大气层,俯瞰敌对势力的巢穴。

根据韩国的军事分析,该导弹射程为5000公里,是朝鲜今年发射的所有武器中威力最大、射程最长的。

“朝鲜正在测试美国能够承受的压力。发射洲际弹道导弹肯定会打破游戏,所以使用潜艇发射导弹来测试美国的耐心。

”韩国浅山政策研究所安全统一中心主任沈繁澈指出分析。

“这次会谈成败的关键在于双方能否在谈判中表现出灵活性,尽量减少意见分歧。

”韩国外交部长康景河在会谈前表示。

然而,朝鲜和美国认为,他们的灵活立场没有达到对方的期望。

最终,在朝鲜半岛不断升级的军事紧张局势中,双方再次破裂。

没有第四次“金大中”会议的迹象。尽管据称“会谈破裂,责任在于美国”,但朝鲜代表金明吉(Myong gil Kim)在会后表示,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是朝鲜不可改变的立场。

韩联社指出,金明吉的讲话实际上是对朝鲜谈判立场的重申,“保障系统安全和放松制裁的要求”。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的声明更加积极,没有用“失败”来形容会谈。

奥特加斯说:“半岛上剩下的70年的问题不能仅仅通过一次协商来解决。解决这些重要问题需要双方的坚定决心。美国已经有了这样的决心。

对朝鲜来说,金正恩在4月12日的施政报告中将“今年年底”定为朝美对话的“最后期限”。

同时,他为朝鲜与美国的下一次外交谈判设定了目标:不要急于与美国沟通,而是保持积极的态度,改变美国的思维。

今年年底也是特朗普第一任总统任期内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最后期限”。

2019年9月12日,朝鲜官方《朝鲜新闻》发表了一篇社论,题为《朝鲜-美国工作谈判成功的主要前提》它明确指出,一旦无法在今年内与美国领导人举行会晤,朝鲜将不得不在2020年寻求一条新的道路,届时将举行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政府不应错过板门店会议创造的来之不易的谈判机会。

“两国领导人越来越有动力达成协议。

英国报纸《卫报》评论道。

尽管连续八个月没有举行正式会谈,但朝鲜和美国之间一直保持着直接接触。

10月2日,当被问及朝鲜和美国是否通过驻联合国代表团等“纽约渠道”进行沟通时,韩国外交部长康景河回答道:“朝鲜和美国的沟通渠道非常多样。

尽管目前朝美关系仍然稳定,但各方都对工作会谈失败后,双方能否“在最后期限内”就朝鲜半岛无核化达成初步协议表示怀疑。

英国《卫报》认为,“尚不清楚双方能否找到共同点”。

《纽约时报》甚至更加悲观,称朝鲜和美国的关系可能在第二次“金大中”会谈后再次回到尴尬的状态。

从双方在本次工作会议上透露的信息来看,没有举行下一次“特别会议”的迹象。

关于朝美领导人会晤,韩国外长康景河指出,如果会谈取得重大成果,峰会自然会提上议程。

当前,推进工作会谈取得成果尤为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